庆祝

从她的家回家的时候, 我驾着妈妈的车.

透过它那蒙蒙的前镜, 就在树林的后边, 我看到了烟花.

烟花好远, 但是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它的色彩.

烟花好快, 但是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它的美丽.

“在庆祝什么呀?” 我自言自语.

烟花结束后, 才觉得其实根本不需要理由来庆祝.

为什么总要有着原因, 目的和理由呢?

难道就不能简单的为自己庆祝一下?

“Can I take you out for lunch?” 我在电话里问她.

“Why?”

“带你去吃午餐一定要理由吗?”

“好啦! 可是我没有车, 妈妈四点要用车.”

“我去check一下我的妈妈有没有用车.” 那时候的我, 我刚刚睡醒不到十五分钟.

“你都睡到这样迟的哦, 实在有福气.” 我看着电话, 一度怀疑她在监视我.

“我还要先冲凉.”

“迟点SMS我啦!”

“哦.” 我把电话盖上,走出房间, 顺利地看到车子就停在家门口.

非常幸运的, 我妈妈今天没有用到车.

因为那一天, 她坐在我驾的车里.

“我终于坐在你亲手驾的车了.” 她笑着.

我决定以笑而不答心自”爽”来回应她的微笑.

“你知道吗? 当你问一个女生:’Can I take you out for lunch?’ 的时候, it means you are going to pay for her.” 她的笑容变得有一点阴险.

“I’m sorry. 我真的不知道欸.” 我实在是不知道, 也发现我说话下次要非常小心了.

随时破产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为什么要带我去吃午餐?” 她可能不喜欢我刚才的答案.

“需要原因哦?”

“一定有目的的.” 她坚定地点头.

“你还在坚持什么?” 我翻了白眼.

“纯粹去吃东西啦!” 我不想让她知道, 其实我要为她庆祝, 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电台里播着很好听的音乐, 当时我是快乐的.

“不如去找TONG吧! 不知道他回来了吗?” 她建议道.

“你call他咯.” 我把我的电话交给她.

TONG的全名很赞, 三个字都是以NG结束的, 还押韵的叻.

但是, 我们还是喜欢叫他的那么特别的姓.

他是我们的老大. 要简单地形容他的话, 应该是”成熟,稳重然后带一点随性的感觉.”

他在中学的时候是我和她在童子军里的老大.

当时的我是老二, 她是秘书.

“为什么我来来去去都只能做秘书?” 她怨道.

“注定的.” 他拍拍她的肩膀, 然后很潇洒的走掉.

我们真的被炸到.

还好我们约他快, 要不然当TONG回到家的时候, 要绑架他出来喝茶, 比谋杀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更难.

因为他要读书.

“Lifeless.”我都是这样呛他.

当他从车站走出来的时候, 实在是带着那阵沧桑.

手里那着两个书包, 头发在风中飘动.

唉, 两个字 – 沧桑.

为了求学而离家住到那样远, 难免的, 难免的.

只有每个周末才能回家一趟, 难免的, 难免的.

“去哪里吃?” 他一上车就问我们.

“不懂.” 我耸一耸肩.

“什么?!” 接着车上是一阵恐怖的活动, 我们恐怖的综合笑声.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庆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